• [鼓掌]小撸又来卖萌?那你给大家讲讲? 2019-06-07
  • 斯柯达速派2017年上半年累计销量同比上涨36% 2019-06-06
  • 反击!孔令辉接班人有大动作 派七人围剿伊藤美诚 2019-06-06
  • “重庆造”国际一类新药 获批同时进入中美临床试验 2019-05-31
  •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-05-24
  • 山西:今年汛期降雨量偏多 各部门未雨绸缪全力备汛 2019-05-24
  • 安全发展 平安山西——黄河新闻网 2019-05-20
  • 《军事职业教育百题问答》印发全军试点单位和院校 2019-05-19
  • 经济日报评论员:不断提高党的执政能力和领导水平 2019-05-18
  • 高速不免费难挡出游热情 端午假期周边游、滨海游最火--旅游频道 2019-05-18
  • 湖州:商墓村“美丽经济”水乡风正劲 2019-05-13
  • 全民健身328运动新模式公益推广及运动健康节启动仪式 2019-05-10
  • 湖州德清重点项目“磁吸”效应初显 2019-05-08
  • 韩消防直升机坠毁全程曝光[组图] 2019-05-07
  • 【93期】汉传佛教的素食主义:影响中国改变世界 2019-05-06
  • 快3走势图今天 > 穿越小说 > 大明望族 > 第661章 向海而生(二)
        ,最快更新大明望族最新章节!

        史书上一直有登州府周边一些岛屿的记载,在唐时已有军事驻防,至宋时又作为流放之地,除了驻军外,也有了一些百姓居住。

        元时不止在沙门岛上置巡检司,供海船转帆,更是设置了行政区,划为两社——元时五十户为一社,可见岛上百姓已是不少。

        只是到了明初,倭寇频扰,太祖、成祖移岛民入内陆,只有少量海防驻军。

        再到英庙、宪庙时,驻军逐渐减少。

        如今,基本上就是一座座空岛了。

        听闻沈瑞要重新移民上岛,众人表情各异。

        军人的反应永远是迅速而直接的,戚大郎直言道:“大人,虽近几年倭人少来祸害山东,但海上仍不太平,将百姓放到岛上,不是要给海匪送菜!”

        戚宣觉得儿子这话说得太过生硬,恐削了沈瑞面子,但道理确实是这个道理,他虽圆场却也语气肯定的道:“大人勿怪,实是海匪狡诈,不得不防。且朝廷的意思……”

        开海和允许百姓上岛居住是完全两码事啊。

        成祖时可是有禁令的……虽然后来管得没那么严,但公然抗令,也够被参上一本的。

        沈瑞并没有生气戚大郎的拆台,若是一个军人没有立刻想到保家卫国才是不合格。

        何况他这个移民的想法其实也不是十分成熟,所以才想拿出来与众人商量的。

        沈瑞清了清嗓子,点头道:“戚佥事、戚百户说得极是,这也是本官担心之事,在此也是作个探讨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本官原看过些前人笔记,记得一本写过宋时曾置‘刀鱼巡检,水兵三百戍沙门岛,备御契丹’?!?br />
        彼时出海乘坐的船如刀鱼,故而得名“刀鱼巡检”。

        沈瑞将案几上的茶盏挪了挪,道:“南京水师的人已到了,原有的、新造的大小海船一应具备,听闻这几日潘佥事那边也开始筛选兵勇了。戚佥事最熟海事,依你看,这登州水师操练可否加上一项,轮番往这些岛上去?”

        戚宣微一沉吟,叹道:“大人不知海上情形,左近这些海岛,如沙门、长山倒是好说。大小竹岛,就有些难了,更勿论隍城岛?!?br />
        他顿了顿,语气更为缓和道:“大人想是没去过岛上,不知地方大小,其实就沙门长山这几处,养二三千流民不成问题。听先辈讲早年还有军屯的?!?br />
        又看向韩大老爷,似笑非笑道:“那边也是渔获丰盈?!?br />
        韩家虽主营酒楼生意,鱼获也占家族产业中极大的一块,养了二十多条大小渔船。

        登州府每年的渔课土贡多赖韩家,故而虽有所谓“海禁”,衙门对韩家渔船往略远些的海域捕捞也是全然放任的。

        韩家不像陆家这样的海商,没有大型海船也不会往太远地方去,最长光顾的也就是近海这些岛屿了。

        实际上,不少渔户会偷偷出海往岛屿这边来的,这边海鱼资源是相当丰富的,每年春夏之交都会形成一个个渔场。

        地方志上也有记载:“每年小满后鱼大至,渔舟聚集,六十日鱼去即止,俗名海秋,是年得鱼则曰收海?!?br />
        就现下这几日,韩家的渔船就当是已出海在岛屿附近开始捕捞了。

        韩家是登州本地户里最早投靠了沈瑞的家族,通风报信的事儿没少做,如今又在和八仙车马行以及顺风镖行合作客栈,是彻底上了沈知府这条船,因此也不怕底细曝光。

        韩大老爷毫不犹豫的承认道:“大人放心,如戚大人所说,那些岛上渔获极多,养活多少人小的不好估算,但小的敢应承,他们若要往外卖鱼,小的这边照市价全收!”

        他这番表态立时赢得了沈瑞与戚宣赞赏的笑容。

        韩大老爷便也笑得欢喜。

        而沈瑞给了他更大的惊喜。

        沈瑞道:“不光要捕,也要养?;?,能更长远。不止是养鱼,本官记得有本农书上曾说,圈海若圈地,上层养藻,中层养贝,底层投石养海参养鳆鱼?!?br />
        鳆鱼就是鲍鱼,早在宋时登莱的鲍鱼就名闻天下,杨彦龄笔记中曾说“登州所出(鳆鱼),其味珍绝?!?br />
        做过五日登州太守的苏东坡还曾有一首《鳆鱼行》赞蓬莱鲍鱼美味。

        鲍鱼不止味美,其壳也能入药,只是十分难捉难捕,它生在海水中乱石上,若要捕捉,须得持铁铲泅水,如前人笔记所言“铲骤触,鳆不及觉,则可得;一再触,则粘石上,虽星碎其壳,亦胶结不脱?!?br />
        正因其“难得”,所以价格才会一直居高不下。

        要是能如同养鸡养鸭般养它……

        韩大老爷闻言喜上眉梢,读书人真真不一样,果然书中自有黄金屋!

        若书中果然有妙法,这养鳆鱼不就和养黄金差不多了!

        因而他没口子的奉承读书人沈瑞英明,又问那农书细节。

        沈瑞却是笑着表示日后单独再谈,总要先圈块海试试,才知书中法子是否奏效。

        素来最会奉承的秦二如何肯落后,忙也殷勤道:“小的没去过岛上,不知道田土地力如何,小的这几日便请韩兄的船带着往岛上去看看,琢磨琢磨种些什么才好。

        “岛上若有出息,总比府城这边运粮过去便宜。若是流民上岛安置,小的也叫些专家、耕地的好手跟去帮扶一二?!?br />
        沈瑞笑道:“如此甚好,便有劳你多费心?!?br />
        秦二也立时喜气洋洋起来,连连表示应该为府衙为大人分忧。

        戚家父子对视一眼,放下心来,如果只是近海岛屿,日里往返,作为水师操练,还是挺不错的,有屯田有百姓,也有利于军队暂歇,就是驻军也可。

        不想沈瑞却是不满足仅是开发近海岛屿。

        “自然先由近海岛屿来,等慢慢的稳固了,再往北推。本官不知兵事,但想来,水师在数岛之间巡防,也是一种操练罢,总是要让兵士更熟悉海上情况的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再往后,船往辽东去,这些沿途岛屿都??坎垢??!鄙蛉鹚底啪腿タ绰绞?。

        “那是妙极!”陆十六郎道,“现下的船队往辽东时,若遇风高浪急,也会往岛屿避险,只是因岛上无人又无泉眼,无可补给,仅避避风罢了?!?br />
        沈瑞含笑点头,道:“本官想着,便是岛上地力薄,不宜种谷粮,总可以种些牧草灌木,入秋后往辽东大量收购牛羊,可以分卸各个岛上先养起来。

        “辽东冬日海上冰封,船只难行,总要抢个时间出来,卸了货船队返回继续购入,抢个时间??焊飨厝鄙罂稍俅拥荷显嘶乩??!?br />
        陆十六郎连连点头,戚大郎却是忧心忡忡道:“大人,这线未免抻得太长,有了牛羊补给,恐遭海匪觊觎。俺们人船都有限,总有一个照看不到的时候,那损失就大了。那起子亡命海上的最是凶残,货抢了,人直接杀了扔海里……”

        沈瑞正色道:“想开海,就不能只走辽东这条相对安全的航线。辽东能吃下多少货去?南北通商都走海运,又是多大一个市场,还有朝鲜、倭国,南洋乃至海外诸国。

        “这样大的海疆,总是要面对这些凶徒的,那就要看,我们的拳头够不够硬了。

        “若有‘犯我强汉者,虽远必诛’之势,则群寇安敢张狂?!遥见大明旗帜便要逃窜了去!”

        戚大郎虽豪迈,却已近不惑之年,早不是会被一两句豪言壮语蛊惑的热血少年。

        他愁眉不展,还欲再辩驳,却被他父亲阻止。

        戚宣接过话来,依旧叹道:“大人所说远景实是大利登州,乃至惠及整个大明,只是,如今,一年半载的,水师是练不到大人所想的能耐的?!?br />
        沈瑞一笑,道:“戚佥事最知海事,本官就不班门弄斧了。海疆也不是一朝一夕打下来的,先在近海练得好了,再往远海。

        “只是,这个目标要先立好了,不能因着海匪一时强悍,自家便退缩了去,再不往那边去了,那岂非将整个海疆拱手让人了?!

        “海匪可是不光会在海上横行,也会上岸劫掠的,其行径一如倭寇凶残,令人发指?!?br />
        沈瑞话音一落,他身后田顺便忍不住躬身向众人行礼,愤然道:“不知戚爷是否听过苏州府一带海上‘巨鲨帮’的名号,就是叫王守仁王大人杀破了胆、后来大当家二当家投了朝廷的那个水匪帮派。

        “他们三当家施天泰带着一伙儿跑出去,依旧打着巨鲨帮的旗号,在苏州府烧杀抢掠无恶不作,非但连官兵都敢杀,还敢夺虏军船!”

        沈瑞也叹道:“戚佥事、戚百户想是看过邸报,镇海卫指挥佥事姜瀚被夺职、松江府造船皆因此事起?!?br />
        便是商户不知江湖事,也是都看过朝廷邸报的,施家兄弟动静闹腾得可不小,韩大秦二的瞳孔都是一缩。

        戚宣在登州卫便是再不管事儿,也是个指挥佥事,多年来又一直练兵备倭,他父子是十分关注海匪动向的,对这多次上了朝廷邸报的“巨鲨帮”是颇为了解的。

        戚宣点点头,沉声道:“水师是一定要练的。某家担心的也是这巨鲨帮。

        “如今王大人已将南直隶水师练成强军,巨鲨帮在苏州府立不住,听闻曾在扬州、淮安府露过面,犯了案。

        “而今天暖风顺,若是他们起了心思,一路北上来祸害山东…………咱们不得不防啊?!?br />
        田顺闻言脸色微变,他从没断了与江湖上的联系,尤其施天泰灭他们师兄弟的心不死,他断不敢掉以轻心,是时时盯着水边儿动静的。

        他是探听得施天泰同伙之一钮东山曾在扬州府上岸。

        只是扬州这二年也是大旱,民间甚苦,钮东山没抢到什么,又被官兵围剿,仓皇逃下海,再也没冒过头。

        巨鲨帮在淮安府露面,甚至往山东来,田顺却是没听到半点儿风声的。

        不过确实,如今正是顺风北上的时候,保不齐巨鲨就兴许到山东来。

        至于为什么不南下去更为富饶的闽浙,盖因那边几个名号响当当的大海主,巨鲨帮便是全盛时期也不敢招惹,更别提如今经过围剿、投降,施天泰带出来的人手船只只有当初三成实力。

        他们也就只敢对着手无寸铁的百姓发狠罢。

        沈瑞面色凝重,道:“巨鲨帮素来在近?;疃?,若要沿着海岸线北上,则要经青州莱州。本官这就修书一封,请青莱两府警戒?!?br />
        他顿了顿,又道:“我登州府也当戒备,也请戚佥事这边多费心,与潘佥事一道,同大嵩卫、靖海卫、成山卫配合,若能凭此机会痛揍海匪一场,既得军功,又将我登州水师的威望立起来了,海匪不敢来犯,北边海岛移民也就更为顺利了?!?br />
        戚宣面色凝重,拱手称是,戚大郎眼中则闪动着兴奋的光,一脸的跃跃欲试。

        众人又商议一番,定下了移民的大体策略,便散了会。

        至于移民的细节操作就要沈瑞与府衙、县衙诸官明日再行敲定了。

        今日天色已是不早,沈瑞家眷刚到,正是要回去团圆的时候。

        *

        那边宅子里也为几位幕僚专门留了院子,如今沈瑞回去那边住了,几位幕僚就商量了一下,谋主陈师爷随着搬过去,以备东家随时咨询,余下几位则暂在府衙,帮着接应料理琐碎公务。

        这边沈府下人帮着陈师爷搬家,那边沈瑞则带着田顺一行先行回去了。

        一路上田顺都拉着一张脸,不知道在思量什么。

        直进了沈府大门,两人一个往内院一个往外院,田顺这才向沈瑞请示,想亲自去趟文登,看一看文登的消息网出了什么问题,为什么没有巨鲨帮的动态消息。

        文登在山东半岛最东端,三面环海,如陆家这样的大海商不多,零零碎碎的小海商却也不少。

        更有许多不显山不露水的坐地户,专门收海上来的东西,不管是走私还是抢掠的赃物,都能通过各种渠道洗白出手,他们于海上的消息最是灵通。

        蛇信子们惯常同这些人打交道,是以田顺在铺开山东通讯网时,就已在文登埋了线人下去。

        “小的知道这会儿要移民岛上,长寿哥刚回来不熟情况,棍子又不在,大人只怕还有用小的的地方,只是……”

        田顺眉头拧成个疙瘩,“施天泰此人心黑手狠,比他两个哥哥更恶,若他果然北上,抢一把就走,多处作案,山东卫所这起子兵爷怕是擒他不住?!?br />
        他深吸了口气,“大人心慈,赏我与师兄师弟一口饭吃,我们不能给大人找麻烦,若是叫他知道了我们托庇于大人,蓄意祸害登州府百姓,拖累了大人,我们就是万死也难赎罪!”

        沈瑞拍了拍他肩头,道:“顺子,你想多了,我们当初就说好了的,既敢用你们就能护住你们。你们也帮我良多,如今登州靠你的地方也多,你莫再提这样的话?!?br />
        他目光沉凝,带着凉意,“施天泰作恶多端,血债累累,就算没有你师门这事,本官也要想法子拿下他!潘家玉的本事你也瞧过了,还有戚家父子,如今南京水师的人也到了,加上你与你道上的朋友,还敌不过一个残兵败将的施天泰?”

        说着,又使劲儿拍了田顺一记,扬起手掌,示意田顺击掌为盟,朗声道:“顺子,敢不敢说,让那姓施的有去无回,让那什么巨鲨变成死鱼?!”

        田顺虽心头仍有阴云,但想到南京水师,又见沈瑞此言刚硬,也不免振奋起来,点头道:“他灭我师门,也该是我报仇的时候了??!定让姓施的这狗贼有去无回!”

        两人击掌三记,豪气顿生,彼此大笑。

        沈瑞略一思量,忽然道:“你可还记得那个宝珠的二姐?”

        当日途中被宝珠缠上,宝珠曾说她们姊妹认得海上走船“英雄”,长姐金大家是为了躲祸才进京,想藏身富贵人家后宅不被发现,直到那位“英雄”死了,她们才敢往山东来。

        当时她说那位英雄是南边一个极大的帮派九头蛟的大龙头孟弘通,所谓的祸事却是些儿女情长,正室不容外室的狗血事。

        田顺是一百二十个不信。

        九头蛟可是东海上最大的帮派,据点在倭国,据说手下帮众上万,东南沿海往倭国贸易的船都要向它交买路钱的。

        九头蛟之所以叫这个名字,是因为有九位当家。

        而孟弘通的妻子图大娘也是当家之一。

        那可是个继承了父亲船队、纵横海上、杀人不眨眼的女魔头。

        若金大家真是孟弘通的外室,惹了图大娘不痛快,那这三姐妹早就被剁成饺子馅填了鱼腹了,哪里还能京城济南的蹦跶。

        不过宝珠的二姐玉珠如今确实在登州府,不在府城,而在文登,也确实是个花楼头牌。

        至于所谓交了水上的相好,宝珠说得含混,田顺也没能查出是哪个,倒是查出来靖海卫的指挥使冯佑是玉珠的恩客之一。

        田顺听得沈瑞提起宝珠,有些诧异道:“大人,是要用她去文登探听消息?”

        有个指挥使恩客,那玉珠姑娘只怕少不得会做些销赃的买卖,便是没有什么海上相好,也会有很多消息渠道。

        只是,看宝珠没有联络八仙车马行,倒是跟着太夫人夫人车驾回来,又那般打扮,田顺还道这位要从良入知府大人后宅呢。

        没想到,知府大人还真是拿她当女管事用。

        沈瑞淡然道:“明日招了她来,问问琉璃作坊、匠人的事,若她是个干实事的,便让她去文登。当然,你还得寻两个得用的人跟着?!?br />
        田顺笑道:“小的明白,晚些就去找长寿哥商量人选?!?br />
        他倒是个伶俐的,如今长寿来了登州府,他便自觉将自家位置放低一截,诸事以长寿为先。

        言罢见沈瑞颔首,他知自己敬着长寿果然没错,便即行礼去了。

        沈瑞这边则进了二门,先往徐氏那边去问了安,回房更衣,这才得空与杨恬好生说说话。

        杨恬说起这一路见闻,笑语晏晏,倒是快活得紧。

        沈瑞瞧着她这般,也不自觉微笑起来,又道:“待哪日风平浪静,我们乘舟往岛上去瞧瞧?!?br />
        杨恬还不曾坐过海船,不由一脸向往,连声应好。

        因又笑道:“明日后日,等粥棚起了,陆家嫂子说要带我去城里逛逛呢,听说普照寺极是灵验的?”

        沈瑞嗤笑道:“信则灵。登州人原还说龙王庙最是灵验,这二年大旱,大小祭了怕没上百回,到底也没龙王显灵不是?!?br />
        杨恬却忙捂了他的嘴,皱眉道:“你如今是一地父母,可不能说这样的话,若真有神灵听去了,岂不害了一方百姓?!?br />
        沈瑞笑揽了她,赔罪道:“是,是,是我失言,神灵莫怪。那善信杨恬儿,是要求个什么签?”

        杨恬板起小脸,一本正经道:“自是求普降甘霖,五谷丰登,国泰民安?!?br />
        沈瑞登时哈哈大笑起来。

        杨恬也撑不住笑了,捶了他两拳,嗔道:“原是真心诚意,倒叫你笑得假了?!?br />
        沈瑞便在嘴上一抿,做了个封口的姿势,却怎样也封不住眼里的笑意。

        杨恬瞪了他一眼,又道:“也要求母亲与我娘家父母身体康健,哥哥与你仕途顺畅?!毙南氯词窍胱徘蟾鲎铀貌藕?,只不好意思说出来。

        沈瑞击掌笑道:“这才是正理。也当求我妻恬儿日日貌美,日日快活?!?br />
        杨恬佯恼,推他道:“不与你说了,没个正经?!?br />
        却被沈瑞揽住,囫囵香着粉颊,挣也挣不开,终是笑倒在他怀里。

        两人笑闹了一番,那边来报陆家诸人到了,夫妻俩忙整理了衣衫往那边去了。

        今日虽是家里团圆宴,但到底与陆家有层姻亲关系,且在登州府两家已是紧紧捆在一处了,所以徐氏便让请了陆家一家子来,热热闹闹吃了一场席。

        沈瑞夫妇送客走后,到了徐氏这边。

        徐氏打发了满屋子丫鬟仆妇,头一桩事,先说了沈瑛那边欲给沈全谋个淮安府外放。

        此事在京中他们也曾商量过,原是想在北直隶选一县的。

        “我途中收着了瑛哥儿的信笺,说是要往淮安府去,与海运也有益处?!毙焓系?,“瑛哥儿说也禀你师公、你岳父,两位阁老都说可行?!?br />
        “至于北直隶那边,也是海运要塞,不能空着,调咱们家人去太扎眼,你师公寻了王鏊的一个门生放静海县了?!?br />
        她顿了顿,声音愈低了几分:“王鏊已上书两次乞休了,皇上没准,你师公也劝过两回?!?br />
        沈瑞会意,这边是明面上是王鏊的人,实质上已投了王华。

        他笑道:“如此若是海运起来,竟是南北畅通直达京师了?!?br />
        徐氏含笑颔首,听着儿子展望了一番海运前景。

        转而她又提起另一桩事。

        听得是福姐儿的婚事,沈瑞不由吃惊,道:“福姐儿才多大,怎的就要说人家了?”

        徐氏戳他道:“你这是过糊涂了,只知自己长岁数,不知妹子多大了,她今年十三了,可不是该相看人家了?!?br />
        沈瑞咂了咂嘴,摇头失笑,“总还觉得她没长大?!?br />
        因又问,“这也不肖急,总要明年秋闱之后再看,便是不等六年的春闱寻个进士,也要秋闱寻个举人吧。是哪家来提亲了?”

        徐氏叹了口气,道:“淳安大长公主作媒,说的是游驸马家公子,与英国公世孙夫人一母同胞的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游铉?!”沈瑞更惊讶了,“怎的,怎的会是他家?!”

        弘治、正德两朝虽说不上文武泾渭分明,但勋贵人家一般都是彼此联姻的,少有文臣武将作了亲家。

        而淳安大长公主做这冰人……

        德王……

        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快3走势图今天
  • [鼓掌]小撸又来卖萌?那你给大家讲讲? 2019-06-07
  • 斯柯达速派2017年上半年累计销量同比上涨36% 2019-06-06
  • 反击!孔令辉接班人有大动作 派七人围剿伊藤美诚 2019-06-06
  • “重庆造”国际一类新药 获批同时进入中美临床试验 2019-05-31
  •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-05-24
  • 山西:今年汛期降雨量偏多 各部门未雨绸缪全力备汛 2019-05-24
  • 安全发展 平安山西——黄河新闻网 2019-05-20
  • 《军事职业教育百题问答》印发全军试点单位和院校 2019-05-19
  • 经济日报评论员:不断提高党的执政能力和领导水平 2019-05-18
  • 高速不免费难挡出游热情 端午假期周边游、滨海游最火--旅游频道 2019-05-18
  • 湖州:商墓村“美丽经济”水乡风正劲 2019-05-13
  • 全民健身328运动新模式公益推广及运动健康节启动仪式 2019-05-10
  • 湖州德清重点项目“磁吸”效应初显 2019-05-08
  • 韩消防直升机坠毁全程曝光[组图] 2019-05-07
  • 【93期】汉传佛教的素食主义:影响中国改变世界 2019-05-06
  • 北京快乐8即时开奖 河北20选5买六个号多少钱 广东十一选五任选8 黑龙江p62带连线走势图 山东群英会0927028 重庆快乐10分苹果版 双色球基本走势图30期 福建11选5投注 东方6十1巨奖 韩国快乐8 北京11选5玩法技巧 广东11选5五星计划软件手机版 冰球场地地面有冰吗 3d和尾走势图大赢家 体彩排3中国王但字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