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Jeep推3款车型搭载国VI发动机 新增多项配置 2019-03-31
  • 重庆市五届人大一次会议闭幕唐良智当选市政府市长 张轩当选市人大常委会主任 2019-03-31
  • 2018高考今日鸣锣 分享作家们的高考故事:莫言曾说它"很坏" 2019-03-26
  • 创多项记录 2017中国私募基金峰会缔造行业顶级峰会 2019-03-26
  • 学思践悟丨修好共产党人“心学” 2019-03-19
  • 中央纪委紧盯“节点” 4年来通报曝光问题近4000起 2019-03-19
  • 宜春:烈日炎炎赛龙舟 “晒”出交警好警容(图) 2019-03-17
  • 刚拿到!江西语文、数学高考试卷和答案来了!各地作文题哪里最难? 2019-03-14
  • 传统村落: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-03-14
  • 内蒙古全区安全生产情况新闻发布会召开 2019-03-09
  • 吉安市长为何深夜暗访城区夜市 2019-02-16
  • 央行有关负责人表示 当前金融市场流动性合理稳定 2019-02-16
  • 快3走势图今天 > 玄幻小说 > 穿成重生文男主后妈 > 正文 112.第一百三十章
        最快更新穿成重生文男主后妈最新章节!

        此为防盗章  再到贺晋荣, 原主头上的称号从“草包美人”到“心机女”再到“蛊后”三级跳,名气有了,但那也是声名狼藉。

        再加上原主搭上贺晋荣之后,一心只想当豪门阔太太,不想拍戏不想奋斗, 汪洁和原主之间的关系是彻底闹僵了。

        因此,接到乐柠的电话, 汪洁虽然笑着,但其中嘲讽之意不言而喻。

        “哟!我当是谁呢, 原来是贺太太,您今儿个怎么有空给我这个小小的经纪人打电话呐!”

        她将“小小”两个字咬得非常重。

        落地窗外是花园,低矮的灌木被修剪整齐,几株盛放的鲜花点缀其中。

        乐柠盯着那一点头, 丝毫不将汪洁的冷嘲热讽放在心上, 嘴角牵起笑容:“汪姐, 我知道我之前做的有点过,浪费了您的一番苦心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别!贺太太这话我担不起!您之前自己亲口说的, 以后就想养养猫逗逗狗, 打打麻将做个SPA, 我们这行太累,您万金之躯别磕着碰着, 不值当!”

        原主和汪洁之间的矛盾, 乐柠是通过上新闻和原著内容猜的, 实在没想到原主把话放得这么狠, 这完全是不给自己一点退路??!

        不过也是,原主是出了名的草包美人脑袋空空,要是会给自己留退路,就不会和带她出道的经纪人闹得一辈子老死不相往来。

        乐柠没有原主的运气,她当初进娱乐圈,一切都是自己打拼下来的,求爷爷告奶奶的时候多了去了,汪洁一句脏话没说,就算嘲讽了点,乐柠也能面不改色接下去。

        “之前是我年轻不懂事,我这几天想想,心里恨后悔,当初要不是您带我出道,给我保驾护航,我现在还不一定是什么样,”乐柠打起感情牌,“其实我这个人,您也知道,冲动还蠢,说话无所顾忌,说错过不少话,得罪过不少人,都是您帮我解决的,您对我……”

        乐柠一番话说得汪洁久久无言,最终只是叹了口气:“你能想明白就好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汪姐,您什么时候有空,我请您吃饭,专门给您赔礼道歉如何?”

        乐柠声音里藏着笑意,汪洁语气也亲热了几分:“还赔礼道歉,你少气我两天我就心满意足了!”

        “我以后肯定不这样了!”

        汪洁“啧”了一声,语气一转:“你这几天,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?”

        “嗯?”

        “不然你怎么……一下子想明白了?!?br />
        因为原主身体换了个芯子??!乐柠心里想着,叹了口气说:“我以前总想着,女人这辈子,就是为了嫁得好,嫁得好一步登天,嫁的不好,一辈子翻不了身,其实现在看,也未必如此?!?br />
        汪洁今年三十三,未婚,是典型的女强人,向来看不上这种劝女人回归家庭结婚生子的说法。

        “对,靠山山倒,靠人人跑,说什么女人嫁得好才能过得好的,都是屁话!现在有钱的男人,几个不是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?就算没钱,人还会去嫖?挑好男人,就跟买彩票一个样,中奖率太低!我早说过,你好好拍戏,我把你捧成一线,自己身价上亿,何必非要嫁豪门图个面上光?”

        “是,您说的对!”

        “算了,我不该跟你说这些话,”汪洁声音低了些,“婚姻不是儿戏,既然结婚了,就好好过,实在过不下去再说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是,我也是这么想的?!崩帜没傥?,“汪姐,你这几天忙不忙?”

        “嗯……我中午有空?!?br />
        “那行,我来定地方?!?br />
        跟汪洁说好,乐柠挂了电话,继续看外面的花,红艳艳的,只可惜在太阳的照射下有点发蔫。

        * * *

        主卧有个衣帽间,面积有二三十个平方。

        贺晋荣的和乐柠的东西分开,这其中衣服、鞋子、包包、首饰等又分门别类放着。

        原主在完成嫁入豪门的阶段性目标之后,余下的人生里只剩下吃喝玩乐。虽然乐柠觉得贺晋荣对原主并没有太深感情,但贺晋荣的确给了原主高度自由,以及一张副卡。

        副卡没有额度,随便原主挥霍。

        据说原主刚进贺家的时候,只带了三个行李箱的衣服首饰,在她婚后这一个月,她将之前带来的衣服首饰全部清掉,用新买的将衣帽间填满。

        乐柠穿过来之后第一次进衣帽间,几乎被里面的珠光宝气亮瞎眼睛。

        这里面的衣服随便挑一件,都是她穿越前再三思考才舍得购买的。

        倒不是她穿越前多穷,她穿越前也勉强混到了三四线,因为演技好,不缺戏拍,片酬涨到了十几万一集。有时候运气好,拿了一个戏份多的角色,一部戏也能拿到上千万的片酬。

        但艺人开销也大,她是自己开工作室,所有人的工资都靠她发,还有平时出席活动的礼服,能借的借,借不到的时候,还是只能自己买。

        还有生活中要穿的衣服,她作为艺人,不说一年三百六十五天,天天不重样,但一个星期不重样总要做到。也不能每个星期都是七套衣服轮换,穿的最好都是新款,加上配饰包包,都是一笔不小的开支。

        还要维持曝光度,宣传也是一笔费用。

        她穿越前刚在北京买了房,付了首付,月供对她来说压力不算大,但一个月也要好几万。

        总得来说,乐柠赚得多花的也多,偶尔买一件大牌可以,每天穿大牌肯定是不行的。

        如果没有男主将会重生这把大刀悬在脑袋上,面对如此奢靡的生活,乐柠肯定会被腐蚀掉。

        * * *

        贺晋荣说带她参加一个宴会,但到底是什么规格的宴会他也没说。

        乐柠只能凭着直觉挑选,她换了一条红色礼服,礼服是吊带的,露出深V,后背全开,将她背部线条展露无遗。

        原主身材保持得很好,就算乐柠穿越之后放开大吃几天,身上一点肉也没长。

        她的背挺直,两侧蝴蝶谷凸起,腰窝深陷,线条十分优美。

        乐柠站在镜子前看了看,挑选了一套钻石首饰,手里拿着香奈儿的手包。

        她化了妆,镜子里的她,眉毛细长,唇色嫣红,一双桃花眼含着盈盈笑意,看起来清纯又妩媚。

        出房间时恰好碰到贺景辰,他看到乐柠,眼睛瞪得大大的,木愣愣站在那里。

        乐柠笑了一下,蹲在他身边问:“辰辰在看什么?”

        “妈妈?”小家伙的声音不太确定。

        乐柠掩唇笑:“是啊,是妈妈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妈妈好漂亮!”

        “谢谢!”乐柠捏了捏贺景辰的脸颊,他浑身的肉都长到了脸蛋上,捏着手感非常好,“辰辰也很帅!”

        乐柠站起来,却被小家伙抓住手,他的手指细长,掌心也是肉呼呼的。

        乐柠低下头:“嗯?”

        “妈妈!你要去哪里?”贺景辰一脸紧张,声音都有点小心翼翼的。

        乐柠弯下腰,忍不住又捏了捏他的脸颊:“妈妈晚上有事,要出去,辰辰在家里等我好不好?!?br />
        小家伙用力点头:“嗯!我一定会在家里等妈妈回来的!”

        他一点不像一般的小孩子,看见大人要出门,就吵吵嚷嚷着要跟出去。他很乖的向乐柠打保证,然后亦步亦趋跟在乐柠身后,仰着脸一脸紧张的看着她。

        就像是……生怕她一走,再也不回来。

        乐柠实在无法对他狠下心来,上车前,乐柠又跟贺景辰再三保证,一定会早点回来,还说:“妈妈回来给你带甜甜的蛋糕?!?br />
        小孩子都爱吃甜食,贺景辰也不例外,一双眼睛亮晶晶的:“真的吗?”

        “当然!好了,你回去吧,妈妈要出门了?!?br />
        乐柠手往门口伸了伸,小家伙跟着走回去,他放开乐柠的手,站在冯坤身边,对着乐柠挥手:“妈妈!我等你回来?!?br />
        乐柠笑着上车。

        轿车驶入贺家,上了盘山公路。

        司机的电话响了,他用蓝牙耳机接听电话:“是,已经接到了?!?br />
        乐柠不知道电话那头的是贺晋荣还是他的司机,但今晚毕竟是她陪贺晋荣出席宴会,直到现在,贺晋荣一个电话也没有打过来。

        由此可见,这夫妻俩感情真是够冷淡的。

        至于外界说,贺晋荣被乐柠下蛊,爱她爱得无法自拔才对抗家族娶她进门这种话,简直就是笑话!

        “嗯?”贺晋荣侧过头看着他。

        小家伙抬起头,脸憋得通红的,不说话,“吧唧”一口亲在贺晋荣脸上。亲完之后,他猛地转身,扑进乐柠怀里。

        乐柠将小家伙抱住,感觉他在怀里轻轻颤抖着,十分紧张,轻轻拍着他的肩膀,低声笑:“你爸爸跟你说话?!?br />
        贺晋荣像是愣住了,听见乐柠的话才回过神来,摸了摸小家伙的头。

        小家伙从乐柠怀里出来,红着脸看着父亲,感受着他抚摸自己脑袋的力度,有点羞涩说:“爸爸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嗯?!焙亟儆α艘簧?,“怎么想到要亲我?”

        他脸色和缓,但他并不是十分平易近人的相貌,声音醇厚,对贺景辰这种一直怕他的孩子来说,还是有点吓人。

        小家伙吓得又扑进乐柠怀里。

        乐柠只能解释说:“他想和你多亲近,辰辰,爸爸很高兴的,他只是看起来凶了点,其实心里在偷笑呢?!?br />
        被小妻子当着面说凶,贺晋荣嘴角抽了抽,但没有反对。

        乐柠将小家伙哄出来,他又转过头,怯怯的看着父亲。

        小家伙的眼睛大,黑白分明,瞳孔清亮,倒映出他的样子,让贺晋荣无法再板着脸,他努力牵了牵唇角,让自己看起来柔和一点,摸着小家伙的脑袋说:“嗯,爸爸很高兴?!?br />
        小家伙的眼睛亮了起来,红着脸跑到乐柠另一边,往凳子上爬。

        乐柠扶着他坐好,笑着说:“是吧,我就说爸爸只是看起来凶,其实很喜欢你的,你以后每天亲爸爸一下好不好?”

        “什么叫……”

        贺晋荣终于忍不住小妻子诋毁自己的行为,眉头皱起,但贺景辰恰好看过来,看到他紧皱的眉,忍不住往乐柠身边躲了躲。

        贺晋荣察觉到,勉强扯出笑容:“我很期待?!?br />
        “辰辰,好不好?”

        小家伙缓缓点头:“嗯?!?br />
        吃完饭,贺晋荣提着公文包就要出门,乐柠连忙追上去:“等等?!?br />
        贺晋荣站在客厅中间,皱着眉问:“怎么了?”

        乐柠看了眼站在客厅和餐厅连接处的小家伙一眼,上前假装为贺晋荣整理领带,低声说:“我想和你聊聊辰辰的事?!?br />
        “什么事?”贺晋荣说着,嘴角勾起,似笑非笑说,“正好,我也想跟你谈谈,你在孩子面前一再强调我看起来很凶的事情?!?br />
        “这是事实,”乐柠才不怕他的阴阳怪气,“我昨晚听辰辰说,他听人说你不喜欢他妈妈,所以也不喜欢他?!?br />
        贺晋荣的脸色骤然冷下来,眉拧到一起:“是吗?”

        对他的反应,乐柠有点把握不住是因为什么小家伙听到别人嚼舌根不高兴,还是单纯听到他前妻不高兴。

        乐柠并不多想,将自己想说的事说完:“我觉得你应该查一下,尽早杜绝别人嚼舌根,辰辰还小,长期听到别人这么说,在他心上烙下痕迹,对你们父子关系并不好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家里是你在主事,我的夫人?!焙亟偕粑⒗?。

        乐柠一怔说:“既然你没有意见,这件事我来处理?!?br />
        乐柠说完,对站在原地的贺景辰招招手:“辰辰,过来送送你爸爸?!?br />
        小孩子都是敏感的,虽然贺晋荣和乐柠说话的声音并不大,但他能感觉到两人之间的氛围不太愉快。贺景辰的脚步有些迟疑,但在乐柠的示意下,依然一步一步走过来。

        贺晋荣扫了小家伙一眼,往外走去。

        乐柠牵着小家伙的手跟上去,劝道:“孩子不是大人,你该对他柔和一点?!?br />
        贺晋荣钻进车里,听见这话,抬头看了乐柠一眼说:“我的儿子不是懦夫?!?br />
        乐柠看着轿车驶离视线,唇线崩得紧紧的。

        贺晋荣说得对,贺景辰不是懦夫,所以当父亲去世,贺家被继母掌控,自己被养废,他依然在寻找时机反抗。

        只是有时候,在绝对的权势面前,个人的力量往往十分无力,所以贺景辰死了,又重生了。当他重回八岁,凭借过人的心智,设计继母,报复野男人,执掌贺家,成为那个霸道冷酷的总裁。

        乐柠作为那个原著里的恶毒后妈,或许不应该管这么多,毕竟等贺景辰重生,还不知道会怎么对待她。

        可是人心都是肉长的,乐柠不算圣母,但也不是冷漠的人,贺景辰报复原主的原因,乐柠很难不对贺景辰产生同情。更何况现在的贺景辰还是个孩子,软萌可爱,乐柠也无法将他和重生后的贺景辰联系起来。

        至少现在不行。

        而且乐柠心里也不是没有她现在对贺景辰好一点,以后没准贺景辰会念旧情的想法。

        只是乐柠有自己的私心,贺晋荣也有自己的想法,她无法扭转贺晋荣的思想。

        距离贺景辰重生已经不到三年,他也没有几年快活日子了。

        虽然以后的人生不同,但乐柠跟他也算是同病相怜。

        乐柠蹲下来,对贺景辰说:“看,其实你亲亲爸爸,爸爸也是高兴的,对不对?”

        “……嗯?!焙鼐俺匠僖闪艘幌?,才点头。

        乐柠叹了口气,只能慢慢来了。

        * * *

        乐柠现在的身份虽然是贺晋荣的妻子,但她其实没有这样的自觉,将自己看成局外人。因此听贺景辰说有人在他面前说父亲不喜欢他,乐柠的第一反应是找贺晋荣。

        可贺晋荣既然直接说乐柠是她的妻子,让她来处理这件事,乐柠也就不客气了。

        她先问贺景辰是谁跟他说这些话,贺景辰本来有点犹豫,吞吞吐吐没有说出口。

        乐柠也不催促,只是问:“你以前有想亲近过爸爸吗?”

        小家伙没有犹豫:“想,可是……”

        他的神色有些黯然,看来贺晋荣离开之前的冷漠还是给他留下了心理阴影。

        乐柠心里叹了口气说:“可是你听到别人说,爸爸不喜欢你妈妈,所以也不喜欢你,所以你不敢亲近爸爸,是吗?”

        小家伙听得半懂半不懂,低头说:“爸爸不喜欢我?!?br />
        “那爸爸有没有直接说不喜欢你呢?”

        小家伙摇头,乐柠继续说:“是吧,你是听别人说爸爸不喜欢你,但其实爸爸没有说过,所以你误会了爸爸,对不对?”

    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那今天你亲爸爸,爸爸有不高兴吗?”

        小家伙迟疑了一下,摇摇头。

        “对,爸爸没有不高兴,所以爸爸其实是喜欢你的,但是有个人,他告诉你,爸爸不喜欢你,所以你也不敢亲近爸爸,你不亲近爸爸,爸爸那么害羞,也不知道该怎么亲近你,是不是?”

        “啊……”小家伙张张嘴,挠挠头,神情有些疑惑。

        “所以呢,如果那个人没有说爸爸不喜欢你,那你就不会有爸爸不喜欢你的想法,你会亲近爸爸,所以,都是因为那个人说了不该说的话,你和爸爸才这么久都不亲近,是不是?”

        “额……”

        小家伙没听太懂,乐柠也不管他听不听得懂,直接说结果:“所以,告诉你爸爸不喜欢你的人,做错了事,做错事的人要受惩罚,辰辰,你要维护他吗?”

        贺景辰听懂了,好地问:“妈妈会打她手心吗?”

        “不,妈妈不会打她手心,妈妈会让她离开?!崩帜挥幸?,直接告诉他。

    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

        乐柠将小家伙抱进怀里,低声说:“你还小,那个人对你说这些事,可能是无意,但也可能是别有用心,他留在贺家,你和爸爸的关系可能一直都不好,你希望这样吗?”

        小家伙摇头:“不想,我……我喜欢爸爸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所以,告诉我那个人是谁,好吗?”

        小家伙趴在乐柠怀里,瓮声瓮气说:“是李奶奶?!?br />
        贺家的佣人并不多,姓李而且年纪大的女人,只有厨房的李嫂。

        想到是她在贺景辰面前搬弄是非,乐柠的神色冷下来,但低头看向小家伙时,神色又柔和下来:“辰辰,你要相信爸爸,他是爱你的,没有父母会不爱自己的孩子?!北嗜じ蠖潦槊夥研∷翟亩羅快3走势图今天
  • Jeep推3款车型搭载国VI发动机 新增多项配置 2019-03-31
  • 重庆市五届人大一次会议闭幕唐良智当选市政府市长 张轩当选市人大常委会主任 2019-03-31
  • 2018高考今日鸣锣 分享作家们的高考故事:莫言曾说它"很坏" 2019-03-26
  • 创多项记录 2017中国私募基金峰会缔造行业顶级峰会 2019-03-26
  • 学思践悟丨修好共产党人“心学” 2019-03-19
  • 中央纪委紧盯“节点” 4年来通报曝光问题近4000起 2019-03-19
  • 宜春:烈日炎炎赛龙舟 “晒”出交警好警容(图) 2019-03-17
  • 刚拿到!江西语文、数学高考试卷和答案来了!各地作文题哪里最难? 2019-03-14
  • 传统村落: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-03-14
  • 内蒙古全区安全生产情况新闻发布会召开 2019-03-09
  • 吉安市长为何深夜暗访城区夜市 2019-02-16
  • 央行有关负责人表示 当前金融市场流动性合理稳定 2019-02-1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