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Jeep推3款车型搭载国VI发动机 新增多项配置 2019-03-31
  • 重庆市五届人大一次会议闭幕唐良智当选市政府市长 张轩当选市人大常委会主任 2019-03-31
  • 2018高考今日鸣锣 分享作家们的高考故事:莫言曾说它"很坏" 2019-03-26
  • 创多项记录 2017中国私募基金峰会缔造行业顶级峰会 2019-03-26
  • 学思践悟丨修好共产党人“心学” 2019-03-19
  • 中央纪委紧盯“节点” 4年来通报曝光问题近4000起 2019-03-19
  • 宜春:烈日炎炎赛龙舟 “晒”出交警好警容(图) 2019-03-17
  • 刚拿到!江西语文、数学高考试卷和答案来了!各地作文题哪里最难? 2019-03-14
  • 传统村落: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-03-14
  • 内蒙古全区安全生产情况新闻发布会召开 2019-03-09
  • 吉安市长为何深夜暗访城区夜市 2019-02-16
  • 央行有关负责人表示 当前金融市场流动性合理稳定 2019-02-16
  • 快3走势图今天 > 都市小说 > 雪童话 > 正文 151她要死了
        ,最快更新雪童话最新章节!

        “你不要跟过来,我想舒舒服服的睡一觉?!?br />
        林志鹏看看南倩,她好像真的很疲惫,也很平静。他迟疑了片刻说道:“好吧!”

        临进屋,南倩踮起脚,把嘴凑向林志鹏的唇,林志鹏搂住她,两个人又是一阵亲吻。

        良久,南倩才松开林志鹏的脖子,缓缓转身。

        林志鹏觉得意犹未尽,可是又怕吻得时间久了,自己真的控制不住……伤了南倩和孩子,只好松开南倩,满脸别扭的看着她走进卧室。

        “我想睡个自然醒,我不起来你们不要叫我!”

        “嗯,行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晚安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晚安?!?br />
        林志鹏回来时,大宝因为感冒吃了点药已经睡下了。所以他并不知道爸爸已经回来了。直到天色大亮,他起床尿尿,才发现在厨房里忙碌的爸爸。几个月不见,一开始他看上去有些生疏,可是毕竟是有着血缘关系的父子。不到一刻,他便围着林志鹏有说有笑又蹦又跳,恢复了正常的每一次见到爸爸都有点兴奋过度的状态。

        林志鹏不时提醒他,轻点,妈妈还在睡觉。

        林志鹏做好了饭菜,南倩还没做起床。他知道孕妇都容易疲累,也没惊动她,逗着大宝玩了一会儿,已经九点多了。

        他今天还要去省人民医院医院看望陈宾,虽然有雨珊和汪洋在那儿守着,可是还是不大放心。毕竟陈宾伤得太过严重,一直都在昏迷着。

        何况,他今天也要去医院安排南倩生产住院的事。

        他又等了一会儿,眼看着已经十点了,大宝饿得直嚷嚷,直接跑到客房去敲门。

        门被南倩从里面锁住了,大宝敲了两下,没有回声。

        “爸爸,你说妈妈怎么还不起床呢,他平时不这样的。每次都是她喊宝宝起床,每次他都会掀开宝宝的被子,拍着宝宝的屁股,说宝宝起床了太阳晒屁股了?!?br />
        林志鹏的心头掠过一丝异样,一种不安掠过她的心头,他拍了拍宝大宝的脑袋:“宝宝今天你去唤醒妈妈怎么样?”

        大宝乐坏了,他高兴的拍着巴掌,歪着头冲着林志鹏说道:“好啊好啊,那爸爸,宝宝可以不可以也也拍妈妈的屁股,告诉他太阳晒屁股了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宝宝可不可以也拍妈妈的屁股,对她说,太阳晒屁股了,大懒虫还不起床?!?br />
        林志鹏笑了,他拍拍大宝的脑袋:“嗯,可以。拍屁股可以,不可以拍肚子的哟!妈妈肚子里有妹妹,你拍肚子,她会痛的呦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宝宝不会拍妹妹的,不对,妈妈说是弟弟呢。难道是一个弟弟一个妹妹,两个人?”

        大宝乐坏了,放下玩具向客房走跑去。他拍了两下门又折回来,跑到林志鹏的跟前,摇的林志鹏的腿:“爸爸拿钥匙,锁着门呢?”

        林志鹏的心里莫名的惊跳了几下,在他的记忆里,南倩睡觉是从来不锁门的。他赶紧走过去推了一下,的确门是上锁的。

        他有些慌乱,匆忙跑到主卧,从床底下翻出一串备用钥匙,跑回客房门口,开始试着开门。试到第三把的时候,门锁才打开。他赶紧打开房门冲了进去。

        然后他惊呆了,也吓呆了!他看到什么了呢?

        一滩殷红的鲜血顺着地板蜿蜒的流淌到床下以及床前的地板上,浸透了南茜倩拖脱到床边的那双拖鞋。南倩仰面躺在床上,床单上,被子上,睡衣上也都蹭上了斑斑点点的血迹,她的一只手平放在床上,另一只手扭曲着垂到了床边。那只下垂的手的手臂上,一条长长的猩红刀口突兀地横亘在手腕处。那样血腥,那样丑陋,那样让人胆战心惊。

        林志鹏只感觉浑身的毛孔浑身的毛发都在一瞬间喷张起来。一种从未有过的恐惧,从他的头顶如同电流流窜他的六腑五脏,流窜至他的四肢,他的手掌他的脚底,流窜至他浑身的每一个细胞。将他吞食将他淹没,将他打入冰冷刺骨的地狱。

        他战栗着,踩着地上的血迹走到床前,俯下身,俯到南倩的身上。他战栗着抱起南倩,查看她的呼吸心跳。

        南倩的脸已经没有了一丝血色,,她的嘴微微张开,眼睛也微微的张开,但是那嘴里已经没有一丝的气息,那眼睛里也没有了一丝的光芒。除了她若有若无的心跳,丝毫看不出她有任何生命的迹象。

        还是那一丝微弱的心跳给了林志鹏站起来的力量,他发疯似的抱起南倩,冲进电梯,冲出电梯,他像一个疯子一样在小区里狂奔。在跑到小区出口时他才想起他需要一辆汽车,需要一个医生。他站在小区过道的冲当中。冲着一辆开过来的汽车嘶吼,恐怕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他吼的是什么。也许是停车,也许是救命,也许是她要死了。

        司机明显的吓了一跳,他以为遇到了一个疯子,但是,当他看到林志鹏怀里的南倩时,他还是很好心的让林志鹏上车,然后他以最快的速度把林志鹏和南倩送到了最近的市医院的急诊室。

        急救室的长廊上,林志鹏像一只关被关进笼子里的困兽,更像是一个疯子,他会拽每一个走进去的医生不停地求他门救救他的老婆。他又会扯住每一个走出来的护士,用沙哑的声音询问怎么样啊怎么样。

        吓得所有的医生护士都离他远远的,都躲着他。

        一个医生急匆匆的拿着手术通知书和病危通知书让他签字。他又一把扯住医生的袖子,焦急地恐惧的地询问。

        医生摇摇头告诉他,因为失血过多,缺血缺氧,孩子已经没有生命体征,需要做手术取出来,大人他们也正在抢救,不过大人的生命体征也非常也已经非常微弱,由于缺血缺氧的时间过长,大人的身体机制已经受到了损伤,尤其是脑细胞已经出现了大面积损伤或死亡。

        即使大人生命力顽强保持了基本的生命特征,她的脑细胞也已经受到受到了不可逆的损伤,她也可能不会再醒过来。

        有人走过来又有人匆匆地跑过去。他的眼睛顾不过来了他的心也顾不过来了。他虚脱了滑落到地上,他低下头用双手抱着,任凭冰凉的地板冰凉着他的身体,任凭毒蛇般的的恐惧袭击着他的神经。任凭暗无天日的孤独寂寞的他的心灵,他的五脏六腑。

        他顾不得思索南倩割腕的原因,他也顾不得思考他们昨天晚上的谈话有什么不妥,他更顾不得去想南倩

        他他只思考一件事那就是这南倩活着活着…

        他知道人生漫漫他将有的是时间愧疚,他也有的是时间是自责。他也有更多的时间思考谁对谁错。现在他不想把这一段时间浪费到这些以后都可以弥补的事情上。他现在要做的就是保持最清晰的头脑,做最正确的决定,配合医生把南倩从死神那里拉回来。

        一个被装在袋子里的肉团被医生拿出来,问他要不要看,他摇摇头。那个肉团被医生拿走了。他知道那是他的孩子。

        一瓶一瓶的液体和一袋一袋的血浆被被拿进去,他站起来眼里冒出了光,他知道那是能拿给南倩的,那是南倩的命。

        又一个医生摇着头走了出来,告诉他们已经尽力了,可是……林志鹏对医生的可是坚决摇头拒绝,他乞求医生再试一次,再试一次,他相信医生会尽责,但是,他拒绝医生对死神的妥协。又一个医生急匆匆的走进去。他站起来,蹲下去又站起来……

        时间一秒一秒的过去,一分一分的过去,又一个小时一个小时的过去。

        南倩的父亲来了,年轻的后妈来了,南倩的舅舅来了,南倩的舅妈来了,他的舅妈就是林志鹏十七岁初见南倩时,和她出入部队家属院时的那个中年妇人。

        南倩的舅妈泼辣能干,一见林志鹏就是一顿责问。南倩的父亲也走过来,他对林志鹏一向器重,可是正在抢救呢毕竟是他的亲生女儿,平时好好的,林志鹏一回来,她就割腕了,要说没有原因他是死都不会相信。所以他的脸色也是铁青,一脸的愤怒和问责。

        林志鹏的神经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,在南倩的家人面前他是有愧的,他也觉得他有必要有义务找出南倩割腕的原因。于是他开始像个絮絮叨叨的话痨,开始语无伦次地讲述呵呵南倩昨天晚上的经过。

        在讲到他给南倩讲述他们初遇时的事情的时候。南倩的舅妈打断了他:“林志鹏,你是说,那次在我们大门外徘徊的人是你?”

        林志鹏闭上眼睛:“是我!那是我和南倩第一次相遇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可南倩也不认识你啊。她根本就不记得有这么回事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您怎么知道她不记得我?那是我们第一次见面,她怎么能不记得?”

        “不是……”南倩的舅妈有些懵了?!八筒恢滥鞘悄惆?。她昨晚半夜还跟我打电话,问记不记得八年前她在我们家属院外捡了一个男的钱包的事,我问她怎么了,她说那男的来找她了。她当时并没有说那男的是你??!”

        林志鹏睁大了眼睛:“你怎么说?”

        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快3走势图今天
  • Jeep推3款车型搭载国VI发动机 新增多项配置 2019-03-31
  • 重庆市五届人大一次会议闭幕唐良智当选市政府市长 张轩当选市人大常委会主任 2019-03-31
  • 2018高考今日鸣锣 分享作家们的高考故事:莫言曾说它"很坏" 2019-03-26
  • 创多项记录 2017中国私募基金峰会缔造行业顶级峰会 2019-03-26
  • 学思践悟丨修好共产党人“心学” 2019-03-19
  • 中央纪委紧盯“节点” 4年来通报曝光问题近4000起 2019-03-19
  • 宜春:烈日炎炎赛龙舟 “晒”出交警好警容(图) 2019-03-17
  • 刚拿到!江西语文、数学高考试卷和答案来了!各地作文题哪里最难? 2019-03-14
  • 传统村落: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-03-14
  • 内蒙古全区安全生产情况新闻发布会召开 2019-03-09
  • 吉安市长为何深夜暗访城区夜市 2019-02-16
  • 央行有关负责人表示 当前金融市场流动性合理稳定 2019-02-16